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分集剧情介绍3742集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6-09 08:12:38

3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3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3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电视剧《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正在热播中,目前最新剧情已更新至第42集,下面就为大家带来了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37集:长林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萧平旌卸下包袱原谅林奚

长林王病危,黎老堂主带着太医和林奚悄然退出病房,留下长林父子二人相伴最后时刻。日余晖中,萧平旌扶着长林王来到堂外坐下,他跪在自己父亲的身前,心如刀绞枪刺一般痛得滴血。

长林王长于掖幽庭中,见识过世间冷暖、又历经战事无数,生死轮回之事已然看淡,只是感叹本以为留下平章和平旌兄弟能有个照应,可惜天不遂人愿,只余下萧平旌自己孤苦伶仃,他神色平静得对萧平旌讲起平生三大幸事,其一是得遇名师梅长苏搭救指点,其二是侍奉两代明君未曾遭怀疑迫害,其三则是家中和睦。知子莫若父,长林王明白萧平旌本爱逍遥,嘱咐其自己去世之后不要再被长林二字束缚,从今以后不必执念,当以护住嫂侄为己任。萧平旌忍受不住,哭倒长林王怀里。

长林王早安排了自己的后事,衣冠归王陵,尸骨埋梅岭。萧平旌时刻牢记在心。梅岭,梅岭,长林王回想起当年自己和梅长苏,萧景睿之间的故事,喃喃自语。他戎马一生,鞠躬尽瘁,此时终于闭上了双眼,好好休息。可惜蒙浅雪抱着孩子匆匆赶回家里,却没能见上长林王最后一面,痛哭倒地。

长林王陨,举城皆哀,小皇帝也是以泪洗面。然而荀白水和太后此时最关心的却是朝廷对萧平旌违抗圣旨的惩处。小皇帝强忍下悲痛,下旨萧平旌不再担任怀化将军,收其兵权,诏令其离京守孝。荀白水趁机谏言皇帝把私情和朝政分开,还要对长林军各营惩罚。小皇帝宣布长林各营宁关大捷,功过相抵,不过他还是撤消了长林编制,另立北境的旗号。太后对此不满,皇帝却委婉的将母亲赶走了。待到众人离开,小皇帝独处之时又忍不住为长林王哭了起来。

太后和荀白水离开之后,商讨起这一次朝廷争斗的成果。太后对萧平旌犯了欺君之罪,却并未得到实际的处罚而恼怒,荀白水安抚其称只要撤消了长林军编制,遣散了萧平旌的部下便没必要不留余地,赶尽杀绝反而可能适得其反。毕竟人心是可以操纵的,无论军中还是民间,普通人知道的事,不过是高位者想告诉他们的而已。此事的说法只会有一种,那便是长林王薨,皇帝因此特赦了萧平旌的罪行,这正好能显示皇恩浩荡。

萧元启眼见长林王府挂满素缟,回到自己家中来回踱步,忽然心中一动,知是墨淄侯驾到。墨淄侯爷也不多话,与萧元启一见面便拔剑较量。萧元启勤于练习,剑法愈加诡异,飘忽不定,已有了几分墨淄侯的模样,不过毕竟时日尚短,接不住天下第一墨淄侯的一剑之威。饶是如此,墨淄侯对其进步也是颇为赞赏。

荀白水来到长林王府吊唁,随后主动提起小皇帝对萧平旌以及长林军的惩处决定。萧平旌默然听着,眼眸清冷。他强忍悲痛,对长林王的灵位感叹从此之后,世间再无长林之名。荀白水劝其不要太过执念,萧平旌也只得遵从父命,不让长林之名束缚自己,勉强接受了朝廷的处理。只是蒙浅雪忍受不了长林王府为大梁朝廷如此尽忠,奉献出父子两代英杰的性命,却最终落得声名不存的下场,不由得放生大叫,发泄心中不甘。

另一边,墨淄侯教育萧元启,如今长林王府退出金陵朝局,正是萧元启大展宏图,一飞冲天的好时机。萧元启知墨淄侯千里赶到金陵,必然已有计划。墨淄侯果然掏出一封信交给他。萧元启打开一看,却见其上所写的乃是大梁距离东海最近的十个州府的名字。原来墨淄侯索要的正是这大梁东境十个州府的详细军务细节。萧元启愤怒得质问墨淄侯到底想干什么。墨淄侯坦言道,东海国准备效法大渝对大梁国土下手。萧元启捏着那张纸久久不能平静,这件事不但是对大梁朝廷的背叛,同时也关系到十个州府百姓的安危,令他感到无比的沉重。他思考片刻,随后直截了当的告诉墨淄侯,他绝对不会做出通敌叛国之事。墨淄侯却不急不躁的让萧元启好好考虑。萧元启表示要和墨淄侯断绝来往,让墨淄侯当做从未来过。

林奚一席白衣,缓步来到长林王灵位前与萧平旌谈心,萧平旌盯着地板表示原谅林奚为了救他给萧平章和他换血,。林奚知道萧平旌连看一眼她都不敢,此刻所说之言定是违心的话。在林奚的追问之下,萧平旌终于敞开心扉,说出肺腑之言。他之所以不敢面对林奚正是因为林奚所做的事对他太过残忍,让他一直无法接受。他一直觉得如果是萧平章活下来,一定能把局面处理的更好。林奚劝他这一切都是萧平章的决定,而萧平旌所做到的一切无论是长林王,蒙浅雪还是北境的万千民众都不会失望,求他能把此事放下。在林奚的开导之下,萧平旌终于放下了自己心里的压力和痛苦,倒在林奚的怀中痛哭不止。

小皇帝亲自前来吊唁长林王,在长林王的灵位之前面色坚毅地跺足捶胸,引得群臣跪俯。萧平旌恭敬得交出长林军令,小皇帝觉得萧平旌一定一直在怪他,自责自己不能做得更好。萧平旌坦言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世间之事并非全都可以挽回,劝小皇帝不要过分责怪自己。小皇帝将长林军令交还给萧平旌留下。然而萧平旌此刻心灰意冷,身心俱疲,感叹皇帝已经不再需要长林了,自己也不会再回到朝堂。两个从小的玩伴只得依依惜别。

荀飞盏在目睹了萧平旌与小皇帝的离别后也感到心中凄凉,递交奏折准备辞去禁军大统领的朝职。荀白水苦劝良久,但荀飞盏已然做了决定,绝不更改。

第38集:萧平旌埋葬长林王隐居琅琊阁 萧元启勾结墨淄侯凯旋求赐婚

荀飞盏目睹长林王府忠心为君,却落得如此境地,心灰意冷之下递交辞呈文书。荀白水苦劝其回心转意,然而荀飞盏直言,人心是会寒冷会疲倦的,帝都表面繁华却暗地里苟且肮脏,很多事是他不想看,不愿看的。反而在金陵城外倒是有壮丽河山正该走出去看一看。他与荀白水告别,就此离去。

长林王府之中,蒙浅雪收敛家中旧物时默默留下两行清泪,她感念长林之名如此收场,不知萧平章会如何想。萧平旌也对着自己大哥的灵位感慨万千,长林王府准备封府,匾额也被摘了下来,令人唏嘘不已。萧元启得知之后感叹一代长林赫赫威名,然而只要身为人臣,只要主君还在,不过须臾之间即可化为泡影。他望着流云飞逝的长空慨叹长林王放弃了自己的机会,难道从来没有不甘心过吗。此时此刻他见到长林王府的境遇,自己的决心倒是越发坚定起来。

长林王的灵柩车驾正式启行,金陵城内外万千百姓自发在道路两旁跪拜相送。墨淄侯立在城头上目送长林王灵柩离开,送葬队伍就这样浩荡的离开了金陵,从此大梁朝堂之上再无长林王府的身影,而大梁军中也再无长林之名号。长林的军旗在各营被放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北境的旌旗。军中老将望着手中的军旗无不感怀。萧平旌与蒙浅雪埋葬了长林王之后,一起回到了琅琊山中隐居,而林奚则又踏上了她辨识百草,编写医药典籍的旅程。

长林王被安葬于梅岭上,琅琊老阁主得知之后回想起当年的往事感叹时光飞逝。随后蔺九告诉他,据传东海国主已被软禁的消息,令他心中略惊,知晓该是墨淄侯所为。与此同时,萧元启正因自己被荀白水轻视而愁怨,却见自己的桌子上竟然平白多了一张纸条。

普天之下也只有来去无踪的墨淄侯可以做到,他不敢怠慢,连忙屏退下人,怒道自己早就请墨淄侯离开。墨淄侯悠悠得从屋中转出,笑道若萧元启当真不愿与他合作,何必在意他多留几日。萧元启直言不讳,宣称就算有他的帮忙,以东海国有限的实力,想要窥视大梁十州之地也不过是痴心妄想。不过墨淄侯却自信满满的称拿下十座城池并非不可能的难事。萧元启质问其纵然赢了又该如何吞下如此之大的土地。墨淄侯却表示,这些州府之后,只有三个是他想要的,而其他七个则是他送给萧元启的大礼。萧元启听闻此话,不由得心中一动,思虑良久。

不过他知道如果十个州府失陷,定会令大梁朝廷乱作一团。墨淄侯接着道,此时大梁必然会征召大军反攻,而那时萧元启就可主动请缨出战。而如果最终不是他萧元启接受此任务,那就和萧元启里应外合再杀一次,反正如今的大梁朝廷已经没有他墨淄侯惧怕的存在。届时,萧元启率领大军阻止了东海国的入侵,一口气保住七州之地,定然会令他名声大噪,一时无两。

能给萧元启拉扯出一个可以独立发展根基的广阔天地。萧元启面对如此机会,由不得不心动,他随后质问墨淄侯是否早就做了如此打算。墨淄侯坦言,其一他并没有这么深远的计划,其次他没想到长林王府竟然会被赶出金陵。萧元启努力克制着心中的权力欲望,不过在墨淄侯的循循诱导之下,最终还是没有压制住自己内心的躁动,犹豫再三,还是和墨淄侯定下了盟约。只是此事尚需要一、两年时间准备。

两年时光,如水流逝过去。军情急报一骑绝尘,从边境直冲入大梁的皇宫之中。半月之内,连续六次急报令大梁朝野震动,小皇帝在朝堂上大怒内阁商议许久,竟然连领兵救援的将领都定不下来。东海国实力远超大梁想象,正当朝堂群臣束手无策之时,萧元启按照与墨淄侯商议好的计划,带着退敌策略觐见小皇帝,主动请缨领兵出战。

此时的萧平旌在琅琊阁上过着隐居的生活,专心练武修身,对朝堂之事不闻不问不听。对琅琊阁的新消息也不太挂心,倒时蒙浅雪告诉他,林奚已经准备上山了,让他欣喜不已。蒙浅雪提醒他现在三年婚约之期已过,之后的事决不能对林奚含含糊糊的,一定要说清楚。萧平旌表示他早就摘了婚约的银锁,两人商定此次决不让林奚再离开。可惜两人并不知道林奚就是他的婚约之人。

待到林奚上山之后,萧平旌正想和她表露心意之时,林奚却和他提起了大梁东境的消息。萧平旌得知以后非常焦急,不过林奚却告诉他,这些都是半年前的消息了,而现在大梁援军已经解放了七个州府,领兵的正是萧元启。

萧元启按照计划收复七州府,凯旋归朝。小皇帝兴奋异常,询问萧元启要什么赏赐。却没想到萧元启竟然当众求皇帝赐婚,这立刻引起了皇帝的兴趣。而萧元启求婚的姑娘正是太后的掌上明珠荀安如。小皇帝倒是非常高兴,荀白水先是一愣,也立刻表示同意,不过他内心之中还是搞不清楚萧元启的用意。皇帝并没有那么多想法,当即决定给萧元启和荀安如赐婚。

第39集:萧元启与荀安如顺利完婚 太后册封萧元启莱阳王

后宫之中太后和荀白水商讨起萧元启和荀安如的婚事,太后对于这桩婚事虽然并不太满意却也想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荀白水提醒太后当年正是萧元启告诉其萧平旌要起兵谋反之事,他师从长林王,更与萧平旌是好友却做下如此背叛之事更何况他的父母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太后却觉得正因为萧元启背叛了长林王府才更说明他心系大梁朝廷,而荀安如是她最喜欢的荀氏后裔,视若掌上明珠,如今大婚她当然要表示一下,提议要册封萧元启做王爷。

萧元启大婚之日,莱阳侯府张灯结彩,高朋满座,当年他的莱阳侯府门可罗雀,清冷无比,如今他凭借军功飞黄腾达,成为大梁朝野炙手可热的人物,前来庆贺之人自是络绎不绝,与昔日形成鲜明对比。荀安如在荀白水家中内堂兴奋得在仆人服侍下穿上了华丽的婚服,笑盈盈得听仆人称赞萧元启的显赫军功,她自己对这位在东海之战中力挽狂澜的未来夫君也是仰慕不已。然而她的女仆佩儿却默默哭了起来,原来这位姑娘在东海之战中失去了亲族,所以忍不住落泪,荀安如这才感到自己刚才确实疏忽了,善良的安慰了佩儿一番。

萧元启本觉今日是自己的大喜之事,却没想到,东海戚夫人突然来访。原来这位戚夫人正是他和墨淄侯相互联络的线人。不过此时他和墨淄侯之间长达两年的合作已然结束,他恐惧自己密谋之事大白于天下,所以对戚夫人的突然来访非常愤怒。不过戚夫人此次到来却是代墨淄侯给他送来了新婚贺礼,萧元启打开一看却见墨淄侯所赠送的竟是与其一同名扬天下的独一无二的乌晶宝剑。

他恼怒的称墨淄侯到底是想祝贺他还是害他,把代表墨淄侯的乌晶剑送给他是觉得他隐藏的太好了吗?正当他和戚夫人斗嘴之际,忽听得仆人禀告他荀白水到来为他祝贺新婚。萧元启连忙让手下何成收好乌晶剑,并看住戚夫人,他自己匆匆赶去陪着荀白水入席。荀白水告诉萧元启,内阁已经议定,要恢复他的王爵,只不过宁王新丧,所以要等到九月恩旨就会下来。萧元启得知后表现得好似打心眼里高兴。

夜里,萧元启与荀安如礼成之后,正式结为夫妇,萧元启微笑地望着荀安如,想起他第一次见到荀安如时的情景,荀安如听萧元启说起他曾见自己被禁军护卫,连忙怯生生的表示自己虽然得到太后宠爱,却绝不娇纵。不过萧元启却拉住她的手称如今她已经成了他的人,所以就算骄纵些也无不可,他会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一对新人含情对视,相拥在一起。

荀飞盏自离开金陵之后,便开始了浪迹天涯的生活,到处找高手过招,也过得逍遥自在,难得来到琅琊阁探望蒙浅雪与萧平旌。他与萧平旌对饮数杯,说起大梁的东海之战,他表示当时正身在北燕,心中其实非常焦急,却没想到萧元启竟然能把此次危局化解,还以为是在甘州历练之后的萧元启长进太多。

但萧平旌却不这么认为,不过毕竟两人已经离开了大梁朝堂便决定不再讨论朝堂之事,只谈江湖,把酒闲聊一夜之后,次日一早便来到琅琊阁一处山头比武,萧平旌率先出招,他的剑法向来凶猛狠辣,善于狂攻,而荀飞盏之剑法则总是刚正不阿,守本持中,守则守的滴水不漏,反击却也迅猛非常。

两人斗剑许久却难分高下。正巧,蔺晨老阁主拟定了新一届的琅琊武林高手榜,既然墨淄侯入的东海朝堂,所以便从江湖高手榜上除名,新一届的榜单中北燕苍栖剑名列第一,瀚海剑第二,而荀飞盏的名字则排到了第三位上。蔺九却询问老阁主萧平旌已经没了朝职,为何还不上榜。老阁主表示他知道萧平旌所求的清静生活,所以不想用这榜单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事。

蔺九笑称老阁主这样做是偏私心有失公允,老阁主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后询问他萧平旌是不是一直没找他要东海的档案,蔺九摇了摇头,老阁主舒心道萧平旌看来是真的放下了。蔺九却觉得越是刻意不闻不问,说明他心理越是没有真正的放下。不过他坦言虽然琅琊阁置身世外,但若是萧平旌问起他一定会实言相告。

萧平旌和荀飞盏比试过后,连忙拦住了蔺九索要新一届的高手榜单,蔺九无奈的将榜单交出,萧平旌却差异为何长年占据榜首的墨淄侯没出现在榜单之中,蔺九告诉他,那是因为东海国主在半年前病逝,如今的墨淄侯已经实际控制了东海国,所以不再适合列入榜单之中。萧平旌闻言大惊,蔺九知他此时定然是想查阅东海的档案,便让他跟自己走。荀飞盏也明白萧平旌的心意,为这个又要重新踏入天下纷乱之中的兄弟苦恼不已。

萧元启命令何成将墨淄侯的乌晶宝剑扔到了自家的水中,同时盯着戚夫人直到她离开大梁。然而却没想到何成在扔剑的时候刚巧被荀安如的贴身女仆佩儿看到,虽然与一同入府服侍荀安如的敏儿劝佩儿就当做没看到此时,不要知道太多这些大门大户的秘密。然而佩儿还时忍不住回忆这件事。又在为荀安如梳妆的时候,听闻东海通敌案的主谋兵部侍郎被抓,忽然有些失神,荀安如看出她魂不守舍,佩儿只得再次用怀念自己家人的理由蒙混了过去。不过她心中总是挂念此事,连太后赐给荀安如只有王妃才能佩戴的双头凤钗时都心不在焉,惹得荀安如颇不高兴。

另一边萧元启却对莱阳王的名号并不在意,不过他倒是打算先伪装成顺从荀白水的样子。

第40集:萧平旌分析军情察觉异样 萧元启拉拢狄明意图谋反

莱阳王府的匾额郑重地挂在了萧元启的府门上,荀安如亲手将王爵之冠戴在了萧元启的头上。萧元启对其道歉称没有将提早将此事告诉荀安如,荀安如却说她理解萧元启谨慎行事的做法。萧元启见她如此性情,爱恋之情更甚从前。不过萧元启野心勃勃得想要效仿墨淄侯从一个赋闲的王爷一举变成东海国主那般掌控大梁,最终的目标正是大梁的皇位。只是如今小皇帝萧元时越来越大,他自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他通过一些系列手段将手下安排到了巡防营大统领的职位上,但要入禁军却并不容易。

琅琊阁也得到了萧元启大婚并晋封王爷的消息,荀飞盏得知萧元启竟然与他的妹妹成婚惊讶不已。萧平旌此时正埋首于东海之战的档案中潜心研究,他坦言自己能看懂东海之战前半部分的进程,东海国兵力有限,所以虽然侵入了大梁十州土地,却只是一路以烧杀抢掠为主,并没有真的想要占领,其实大梁收复的七个州都是东海国并不想要的地方。

而前半部分的战事中,一位叫做岳银川的边军将领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位五品军官不但骁勇善战,在营中主官阵亡的情况下,收拢残兵,一举逆袭攻破了东海国的一座主营,更兼机警地从东海营中见到了大梁边境布防图,这才让大梁朝廷知晓边防布阵被泄露一事,可谓智勇双全,也因此大梁朝廷的赏赐表上,他排在了第一位上。小皇帝得知此人事迹后,兴奋无比,要在他进京受赏的时候,单独召见。

此时的岳银川却并没有因为自己成了首功之臣而兴奋,反而一副愁眉苦脸若有所思的样子,他的属下不明白为何得了朝廷赏赐他却还不高兴。岳银川坦言他只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自从他带兵反击得手之后,萧元启便带领援军来到,他也跟随萧元启收复了三座城池,然而东海的军队却往往一触即溃,根本做不出什么有效抵抗。他的属下称东海虽然声势浩大,但其实兵力不足,根本不可能守住十州之地,所以面对朝廷大军只能跑。岳银川想不明白的正是此事,既然明知打不过,为何东海军队还要和大梁每个城池都正面打一场接触战而不是立刻逃走。他的这一疑虑与萧平旌不谋而合。萧平旌想不明白的东海之战后半段正是墨淄侯为何不直接逃跑。他思索良久,忽然想通了什么,念叨一声元启的名字,神色震惊的连呼不可能。

当年为了和长林王府相斗,荀白水撤消了几个旧营改立了东湖羽林这个新营,然而却没想到东湖羽林的主官是此次东海通敌案朝廷认定主犯兵部侍郎的胞弟受到株连,所以东湖羽林的大统领之职变空缺了下来,并商定要从东海之战的有功之臣中挑选。

萧元启正苦于不能扩大自己的实力,禁军动不了,他最大的目标正是东湖羽林,所以这次东湖羽林大统领的军职他极力推荐狄明将军担任。此人也正是荀白水中意之人,两人同时举荐,小皇帝欣然同意。

狄明已经到了金陵城中,他的旧宅年久失修正准备去驿站居住,不过荀白水早就查阅了他的资料后,提早命人赶工将狄明的旧居装修一新。狄明见荀白水如此细致入微为其安排妥当,当即表示感激涕零。同时萧元启也是希望极力拉拢狄明,便命荀安如为其准备一份恰当的礼物。不过这些都是给人看的小把戏而已,萧元启了解狄明的软肋,所以早已暗中派人给他送过秘信称当年金陵瘟疫另有隐情。

狄明果然如其所料,风风火火得夜访莱阳王府。原来这位狄明将军旧居金陵,当年金陵疫病之时他全家上下十七口全部葬身于瘟疫之中,身负如此血海深仇,他自然被萧元启称金陵瘟疫并非天灾而是人祸的说法大为触动。急切地想知道幕后黑手到底是谁。萧元启吊足了他的胃口之后,才拿出来当年濮阳缨交出来的那份太后懿旨。狄明眼见太后懿旨背后那个恐怖的现实,震惊的颤抖说不话来。

萧元启趁机引导狄明对皇室的仇恨。并承认当年荀白水是为了替太后保住声誉而隐瞒不报。他见自己的诱导有了效果后,便趁热打铁,对狄明吼道,荀白水在查看了狄明档案中所言妻儿病故的信息后,却丝毫没有联想到当年瘟疫之事,说明其实在荀白水眼里当年的瘟疫已经过去了,死亡的百姓根本不值得他们放在心上。

狄明被萧元启影响,心中愤怒不已,当即拔剑就要去找那些他认为的乱臣贼子报复。萧元启连忙制止住了一时疯狂的狄明,提醒他现在这样做是忤逆。狄明略一冷静,立刻拄剑跪地,坦言就算自己知道了真相也无可奈何。萧元启见时机成熟,直截了当的对狄明表示,他之所以暗夜请狄明前来,就是为了请狄明帮他成事,帮他多下萧元时的皇位。狄明听闻他的野心之后,震惊无比,犹豫不决。萧元启却表示,小皇帝落在荀白水这等庸臣与太后这等妇人手中,定然继承不了祖宗的荣耀,但大梁的天命,绝非如此。

第41集:佩儿得知萧元启秘密 萧元启与萧平旌彼此试探

长林军虽然易帜为北境军,萧平旌的怀化将军职位也被剥夺,然而长林王的王爵之位还在,老王爷离世之后萧平旌自然继承了王位。下个月,萧平旌守孝之期便满自当易服出孝,小皇帝心中算着日子给萧平旌备下了礼物,还嘱咐太后也送一份。太后闻言甚是不悦,荀白水连忙圆场道皇帝所言极是,示意太后顺从。两人独处之时,荀白水安抚太后称如今大梁朝堂之上已经没有长林王府的影子,其实长林王府也并没有反意,之所以剪除长林王府不过是怕其臣大欺主而已,并没有针对萧平旌的意思。太后还是心中不快,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东海之战虽然暂时结束,不过小皇帝并没有忘记大梁东境三州之地还在东海国的手里,所以特地召见萧元启商讨收复之战的时机,萧元启与墨淄侯有着约定,只称东海国善于水战,东境三州之地被淮水天堑所隔游离在外,在地形的限制下并不是靠不计代价的大兵压境就能够取胜的,随后又说东境将士自当拼尽全力收复国土的虚言敷衍。小皇帝提起想要询问长林王萧平旌的意见,萧元启连忙称东境北境形式不同,长林王未必会有办法,而且长林王萧平旌恐怕也志不在此。不过他见皇帝提起萧平旌,还是主动请命要去琅琊阁看望萧平旌,此言正中皇帝心意,皇帝欣然同意。

萧元启令了皇命之后便赶回了家里,他本来约好和荀安如同去沉香湖游玩,此时不得不改变行程,不过他对荀安如倒是发自内心的爱护,遂决定从琅琊阁赶回来后再去沉香湖接她。荀安如自是欣喜不已,不过她的侍女佩儿自从上次见了何成扔了乌晶剑后那一幕后便一直对他非常恐惧。虽然萧元启的表面功夫做的不错,在皇帝面前伪装的滴水不漏,一副和萧平旌是兄弟的模样,但其实内心里对皇帝竟又重提长林王府甚是烦闷,回家独处之时忍不住大发雷霆,怒称长林真是阴魂不散,他感到自己必须加快在京城的行动才行。何成随后告诉他东海的戚夫人又被墨淄侯派了过来,此事让他更是烦恼不已,只得让何成先把戚夫人安顿在京城里,等到从琅琊阁回来之后再处理。

东海之战的首功之臣岳银川领着副将进京受赏,一路上快马加鞭令他的副将叫苦不迭,抱怨岳银川非要等军报,还说道岳银川什么都好,就是太爱琢磨,想得太多,提醒他不要再纠缠东海之战的可疑之处。不过岳银川此时更关心的乃是该如何收复被占领的三州国土,久经沙场的经验告诉他,东海国现在就已经在三州之地站稳了脚跟,待到明年再收复谈何容易。他的副将对此事并不怎么关心,觉得一切自有朝廷筹谋划策。他不再理岳银川,觉得还是趁机先好好睡一觉更舒服。

荀安如启行前往沉香湖,临出发前忘了带手炉便叫佩儿去取。刚巧此时何成将戚夫人带回了家里,被佩儿看到并偷听到了萧元启和墨淄侯之间的秘密。她大惊失色,被戚夫人听到了脚步声,幸亏她逃得及时并没有被何成抓住,不过河成却发现了佩儿放在案几上的手炉。佩儿逃到荀安如身边,催促其快点出发,荀安如莫名其妙,此时何成将手炉送来,荀安如命佩儿感谢何成,何成由此得知刚才偷听到他和戚夫人谈话的正是佩儿,目送荀安如离开之时,眼色不由变得冷峻起来。

琅琊阁上,林奚耗时多年的医药典籍终于完成,定名百草新集。萧平旌恭维她既有济世之能,又有仁人之心,比自己强大太多。林奚笑称每个人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萧平旌趁机想做林奚医书的第一个鉴赏者,林奚笑道萧平旌又看不懂,还是要先给老阁主鉴赏令萧平旌略为尴尬。老阁主鉴赏过林奚的著作之后,大为赞叹,夸奖林奚功德无量,必将流芳百世。林奚却因世人对女子颇为歧视,为免她的药典被人轻视,所以不打算署自己的名字,并想请琅琊阁为她的著作署名。萧平旌劝道如果女子之功都让于外人,那又如何能改正世人的歧视之心。老阁主感觉其所言不错,直言药典撰写者必署名,药典也必会流行于世。正当三人商讨之事忽然得知萧元启来到山上拜访,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萧平旌与林奚一起会见萧元启,三人寒暄之后萧平旌夸奖萧元启收复七州立下赫赫战功。萧元启则称自己羡慕萧平旌的悠闲,山下的人却并没有这样的惬意生活。萧平旌从他的言语中听出皇帝是想召自己回金陵。萧元启便直接说道此次前来是受了皇命与萧平旌商讨收复三州之事。萧平旌有什么计策想交给皇帝可以代为转呈。这倒令萧平旌想起了当年正是他带了自己与父王之间的通信才导致信件内容泄露,便表示自己并不想写信。他随后提出自己明年也要和林奚结婚,林奚微微一愣不过还是聪明的配合着他。萧平旌随即表明自己不想再回朝堂,想要过闲云野鹤的生活,让萧元启以此答复皇帝。萧元启走后,萧平旌独自面对着群山,他察觉到了萧元启的变化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

在林奚的帮助之下,萧平旌将和淮东三州有关的书籍通通看了一遍,希望能分析出墨淄侯打这一战的目的。林奚明白他现在开始怀疑上了萧元启。萧元启这一上山,倒是让萧平旌察觉到了他的奇怪之处。

佩儿自从得知秘密之后,越发惶恐起来,在荀安如的逼问之下,终于不得已打算将实情告诉荀安如一个人。

第42集 - 萧元启 为保秘密逼佩儿跳湖 佩儿被岳银川所救命不该绝

何成见佩儿偷听到了他和戚夫人的谈话唯恐其泄露出去,连忙快马加鞭迎上了刚从琅琊山回来的萧元启将此事禀告给他。萧元启得知后脸色一冷,立即带着何成赶往沉香别苑。

沉香别苑,佩儿已经将她所知道的所有事和盘说出,然而荀安如却一巴掌将佩儿抽倒在地上,怒称到底是谁在指示佩儿诬陷萧元启。她哪里肯相信她的夫君,她心中仰慕的那个盖世英豪竟然是通敌卖国的贼人,是导致十州战祸连绵,万千百姓被屠杀的罪魁祸首。

可佩儿所言句句属实由不得荀安如不相信,佩儿哀求荀安如找个机会去府中的水池翻找一下乌晶宝剑便知真假。正当主仆二人坐在一起悲痛之时,荀安如猛地看见了门外如若鬼魅一般突然出现的萧元启。萧元启脸色阴冷的推门进到屋内。荀安如连忙上前称佩儿是在胡言乱语,想求萧元启放过这个从小就跟随自己的侍女,把她打发到莱阳王府名下的农庄中了此残生。

不过萧元启显然不愿意对这个知道他秘密的小小侍女手下留情,他冷着脸对荀安如说道作为名门闺秀,荀安如应该明白出嫁后的女人该顺从夫君的意愿,他不想和荀安如解释什么,因为从两人结婚的那一天起两个人就绑在了一起。无论是荣是辱都分割不开了。在萧元启的言语逼迫之下,荀安如不再犹豫,只能抛弃佩儿,宣称为了王府的清誉,佩儿不能再活在世上。

何成得了命令,拔剑就要杀了佩儿,不过荀安如到底和佩儿相伴多年,她不愿亲眼看到佩儿的鲜血,便逼佩儿投入了一池清澈的沉香湖中。萧元启安抚荀安如道无论他做了什么,想做什么,他都是为了荀安如好。荀安如在佩儿投湖之后仿佛全身都失去了力气一下瘫在地上痛苦不止,她为了佩儿而哭,也为了自己心中那个夫君是盖世英豪的破碎美梦而哭,更为了自己将来不可预知的命运而哭。

萧元启随后安排荀安如和敏儿一起回转莱阳王府。在马车上,敏儿询问佩儿到哪去了,荀安如神情呆滞得嘱咐敏儿以后再也不要提起佩儿这个人,就当她从来没有存在过。然而该是佩儿命大,也是大梁皇室气数未尽,投湖的佩儿并没有死,反而在下游挣扎着爬上了河岸。

萧平旌为了分析墨淄侯的真正目的博览群书,累得躺倒在琅琊阁的藏书中。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想明白了墨淄侯的全部计划。淮东三州水密布,西向成湾抱水,极其适宜搭建深水船坞,可因其东向才为边境故而大梁对其西向地势并无太多关心,可如今东海已经夺得三州,若在其上面建起深水船坞,那这三州国土便再难被大梁收复。萧平旌以为萧元启断送三州,换来七州的军功是被墨淄侯利用了。林奚听他分析之后却说她觉得萧元启当日所言要夺回三州的口气并不像说谎。萧平旌也觉萧元启所言乃是真心,他希望萧元启还是心系大梁,只是一时被军功冲昏了头脑而已,随即自责称他明白一个有野心有抱负却得不到施展的人内心会有多少渴望,是萧平旌自己没有做好。

驿站送来了荀飞盏的书信,荀白水得知他的侄子不日即将回到金陵,心里很是高兴。两年不见他心里其实很是想念,连忙让夫人将荀飞盏的房间收拾好,准备迎接侄子归来。与此同时,荀安如因为佩儿的事,伤心忧虑得了一场大病,荀白水的夫人特意派人到莱阳王府探望。在萧元启的陪同下,荀安如只得敷衍了几句,打发走了荀白水府上的人。荀白水府上的人回禀荀夫人是因为佩儿不小心掉到湖里淹死才把荀安如吓得病了一场。荀夫人奇怪道佩儿是从东边买回来的侍女,水性很好怎么会淹死。此时的佩儿凭着一股意志和良好的水性 从湖中逃得性命之后晕倒在了路旁,可巧赶往金陵的岳银川刚好路过此地,将佩儿救了下来。佩儿被岳银川救下后一直昏迷不醒,高烧不退。岳银川便将其带到了金陵城中照顾。

萧平旌洞悉了墨淄侯的目的后,便修书一封准备将此事告诉荀白水。林奚不明白为何他要把书信送到与长林王府向来对立的荀白水手上。萧平旌坦言,荀白水辅佐朝政多年,是他能想到的唯一一个可以保住大梁同时保住萧元启的人。他自己不打算再回去了,金陵也没几个人希望他回去。所以他聪明得将书信寄给了荀飞盏,由其代为转达,一面荀白水多心。

萧元启回到府中后会见了墨淄侯派来的戚夫人,戚夫人告诫萧元启称荀白水把控金陵多年,眼线密布都城内外,无论萧元启再怎么拉拢结盟,金陵附近如果发生异动也瞒不过荀白水的耳目。萧元启令其有什么建议直说出来。戚夫人随即称墨淄侯打算再和萧元启做一笔交易。原来墨淄侯列了一份清单,要萧元启在工部的档案中找一些多年前的旧稿。而他打算给萧元启的好处则是帮助萧元启清理荀白水。然而荀白水深得皇帝信任,且把持朝政多年,所以对付荀白水只有一条路,两人所言暗示要杀了荀白水。萧元启尚未准备完全不想贸然出手。正当两人为此争吵之时,何成忽然禀告萧元启荀安如昏了过去,萧元启连忙赶往探望。却原来荀安如怀上了萧元启的孩子,让萧元启喜出望外。

岳银川得到皇帝召见面圣,他性格耿直在朝堂之上直言不讳,直接向皇帝说起他对淮东三州与其他七州战势看法的不同,坦言东海想要的不过是淮东三州而已,令皇帝和荀白水大吃一惊。

以上就是关于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如皋一丈夫被家暴妻子不服审判已上诉
泰国和尚炫富被判是怎么回事泰国和尚炫富为什么被判20年
马云说未来房价如葱真的吗未来房价是涨还是跌

相关推荐